一座挂羊头卖狗肉的水师学堂

来源:张鸣

一座挂羊头卖狗肉的水师学堂

西太后是晚清的当家人,但是,这个当家人,比大清所有的皇帝都喜欢享乐。她生不逢时,赶上衰世,朝廷多事之秋,国家钱少,需要操心的事儿太多。所以,只能抽出空来,三分操心国事,四分弄权,另外三分,抓紧时间找乐子。其中,操心国事的三分,只要国家事儿少点,就会转移一分至二分到享乐上去。

享乐总得有个地方,给她留下美好印象的圆明园被烧了。从热河回来之后,西太后数次来到这个残破的园子,看看能不能修复。而他的亲儿子同治皇帝载淳,一亲政,就替他母后张罗修园子。可是,由于刚刚打掉太平天国,大乱甫平,国家实在拿不出钱了,最后只好作罢。

后来,她又动了念头,想效法乾隆,去南边玩玩。那个西太后的心腹太监安德海,出京南下,说是去苏州为西太后採买东西,实际上就是为她安排南巡的。没想到,疆臣里居然就是有楞的,一个山东巡抚丁宝桢,硬是借口大清祖训,太监不许出京,把个安德海拿了。事情一公开,西太后只好挥泪切割,让丁宝桢就地处决了这个太监。自然,南巡找乐子这事,只能搁下了。

园子还是得修,修了不了圆明园,就先修三海(北海、中海和南海)。在修的过程中,美国人为了说动西太后答应修铁路,弄了台玩具火车,通过西太后的妹夫醇亲王奕譞献给这女人,一看真的好玩,也就答应了。于是,重修三海的工程里,就多了一条小铁路,好让小火车拉着这个女人散心。

三海太小,实在是不过瘾。到了1880年代。大事不多了,马屁精们天天讲盛世。于是,修园子的念头,又起了。这事,还得自己人来办。担任海军衙门大臣的妹夫醇亲王奕譞,让幕僚们给太后想辙儿,能不能找个借口修园子。众清客开动脑筋,搜索枯肠,你还别说,还真的想出来一招儿,说是要恢复乾隆时的昆明湖水操。摺子上去,立马批了。

这是海军的事儿,当然得海军衙门办。原来的昆明湖都淤了,面积也不大,要恢复水操,首先得挖湖,然后顺便就把亭榭楼台都建起来了。经费不够,就从海军经费里挪。反正名义上办的是跟海军有关的事儿,也不怕人说。

然而,修着修着,怎幺看怎幺像一座皇家园林,跟海军扯不上关係。说閑话的人,还是冒出来了,这里头,还凈是满人。怎幺办?有人替奕譞想出来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主意,利用昆明湖,办一个水师学堂,专门培养满人贵胄的海军人才。这一下,可把满人多事的嘴给堵上了。

于是,颐和园落成之日,也就是昆明湖水师学堂开张之时。一共招了60个学生,30个上轮机班,30个上电气班。而昆明湖上,也多了两艘明轮的小火轮,看起来更像是游艇而不像炮舰。电气班的学员,在老师的带领下,负责颐和园地面建筑的电气设备,从安装到修理,都给包了。而轮机班的学员,在老师的指导下,负责给西太后老佛爷开游艇,在湖里转悠。

这个水师学堂,跟天津水师学堂一样,学制六年,六年下来,到天津一考试,60个学生,只有6个勉强及格,剩下的,都是白薯。没有办法,李鸿章只好把那6个人先塞到海军里,剩下的,放在天津水师学堂补课。最终干了海军的,只有9个人。这9个人,虽然后来都被朝廷重用了,但其成绩,却是马尾穿豆腐,提不起来。让他们当舰长,也不敢出来指挥。革命一到,都被水兵们赶走了。

所以,西太后挪用海军经费建颐和园这事儿,在名义上,其实不叫挪用,人家办的,好像就是海军的事儿。只是办出来,不大像海军,也不像海军学校,还是皇家园林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