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幺都用钱计算,难怪我郊游两天就「赚」了39万

多谢雷鼎鸣教授提醒,这两天,我行山,真係开心到见牙唔见眼(笑不拢嘴),我这个下流中产终于抬起头来。

根据雷教授计算,郊野公园浪费宝贵地皮,阻住起屋( 妨碍建屋),令全香港人捱贵租;运算一番后,原来香港人平均而言,「每人到访郊野公园一次,其背后的社会成本是23,040元!」(感叹号为雷教授所加。)

昨天,我们一行四人,行石澳郊野公园龙脊,4 x 23,040 = 92,160,两小时多的行程,我们赚了九万多,每人时薪极高,大约是9,200。

是日,一行十三人,行马屎洲地质特别地区,13 x 23,040 = 299,520,两天加起来,赚了391,680,香港真的遍地黄金。

什幺都用钱计算,难怪我郊游两天就「赚」了39万 一行十三人,半天就赚了三十万

虽然,那不是真的钱,但是每当想起,全队人步步千金,閑来行一次山,社会给我们付出的成本天比高,我真係感激流涕。

这个政府的权贵,失惊无神就话要发展郊野公园,雷鼎鸣甚至说得出「大多数不大使用郊野公园之人正在大幅地用昂贵的租金去补贴行山。这是否社会中另类不公?」还问︰「是否愚蠢之极?」

咁爱计「社会成本」,为何不计算一下,铲树毁林开山劈石破坏环境的污染成本?

为何不计算一下,水土流失、影响香港水源的社会成本?

为何不计算一下,现行农地管理鬆懈,令新界大量平地囤积荒废的社会成本?

为何不顺道公布,丁屋政策令土地资源不能善用的社会成本?

为何不计算一下,认受性稀缺的689管治,香港已付出多少社会成本?

有价值的东西,常常难以量度;但经济学者最喜欢把能量度的东西,就当成有价值。

甚幺东西最易量度?钱、GDP。


一篇旧文《GDP崇拜考》,供参考。

在澳门閑游,参观新赌场,幻彩霓虹喷水池旁,珠宝名表店橱窗的耀眼银光,闪亮得刺痛眼睛。陈列窗里,有一只瑞士名表,表壳镶满碎钻,配以七色卡通字型的数字。

表带夹着小小价钱牌,好奇心起,卖多少钱?

标价232万。

GDP这回事,很奇妙,若有游客「消费」了这手表,大致上扣除入口差价,就成为GDP。贪官豪客手气坏,赌桌上输钱,三分一是赌税,成为政府收入,库房满溢之后,政府开支一掷千金,不计成本效益,都算进GDP。(见前文「GDP全球第一,澳门你高兴吗?」)

经济学家Diane Coyle的新着《GDP温情简史》 (GDP, a Brief but Affectionate History) 指出 GDP 的虚妄。上世纪四十年代,英美皆需要设计一套完善的统计方式,量度国家经济生产,现代GDP计算方法雏型渐现。当年曾有论辩,量度经济总值应考虑人的生活质素,例如,军费开支不应计算在内,因为战争明显不符合公民福祉,但碍于战时形势,庞大生产力用于战争,若不计算军费,数字难看,亦于理不合。

顾名思义,「生产力」只计算「生产」所得,例如,数据只量度生产了多少双鞋,却不会计算鞋是否耐用;高铁的庞大投资,基建用钱都属GDP一部分,却不会考虑经济效益与环境灾难。很多建设与消费,未必对大众有禆益,例如治安差要兴建监狱、纠纷太多要付诉讼律师费、或烟草公司卖广告的开销,一一都算进GDP。

相反,一些有意义的活动,GDP无法量度,Coyle举例︰老师的生产力如何计算?难道要计他「处理」过的学生数目?现行GDP计算方式下,家庭主妇「生产力」甚是吊诡︰若两位家庭主妇,各自照顾自己子女,没有薪金收支,不计GDP;若两位邻居对调岗位,收取报酬照顾别人的子女,薪金收支就算进GDP了。

「发展是硬道理」的信徒,正是崇拜迷信GDP之推手。早阵子中央官员及特首梁振英,都说过「发展中的问题,需要用发展去解决」,正是GDP迷信的深化神化版,他们把「发展」高放殿堂正中,叫单纯百姓膜拜,成为中国当代新宗教,进而宣扬这样的思维︰若「硬道理」出问题,怎幺办?不要紧,继续发展就能解决问题。

在内地,军费与维稳费大幅增加,属于政府开支,又可算进GDP。维稳成为「新兴行业」,养活强大的公检法系统,人民得到甚幺?更严厉的网络监控、满街的视像监察系统、异见人士有国安人员全天候关心。

「大老虎」周永康的惊人贪腐案,正正彰显,发展中出现的问题,不能单靠发展解决。不公平的制度、缺乏监督的体制下,更高的GDP,只会巩固既得利益者的权位。所谓「反腐见成效」,大家不必拍手称快,不要高兴得太早,法律成为权斗的工具,体制闻风不动,再多的GDP红利,只会成为权贵的禁脔,培养一代又一代的大老虎。

再看香港,国家机器铺天盖地,以「打击经济」、「企业撤资」、「动乱之都」为名,灌输经济发展至高无上的假象,企图恐吓香港人不要争取,乖乖就範,满足于GDP。

真正能摧毁香港的,不是GDP数字的短期呆滞,而是权力之爪长年危害法治、权贵软硬兼施叫传媒下跪、特权阶级党羽成群佔领高位,才会令香港万劫不复。

有价值的东西,我们难以量度;但我们不能轻信政治宣传,把那些能量度的东西,就当成有价值。


又讲多次,郊野公园根本极少地可以起楼,我很相信,讲得出「发展郊野公园」这种话的人,根本极少去郊野公园。参考:郊野公园建天空之城?


上一篇:
下一篇: